《霍顿说》柳叶刀主编论文作假是世界难题

  “论文作假是世界性难题,并不只在中国。”

  10月27日,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接受中国媒体专访,回应此前发生的哈佛大学撤稿事件、清华大学撤稿事件等热点问题。当天,中国医学科学院和《柳叶刀》杂志共同主办的2018“柳叶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会议”在北京召开。

  “虽然心肌干细胞研究不会被终结,但是确实对这个领域是很大的冲击。”针对此前哈佛大学医学院建议撤掉曾在其附属医院工作的教授皮耶罗·安维萨(Piero Anversa)的31篇文章,霍顿说,撤稿对于这个领域的影响可能长达十年之久。

  霍顿举了一个丑闻影响肿瘤治疗用抑制剂的案例。他说,十年前,一种有效癌症的药物曝出丑闻,它虽然抑制显著,但是却没有向公众副作用,丑闻的曝出使得此后十年间没有人进行该抑制剂的研究。

  “丑闻使得人们对‘事发领域’非常。”霍顿说,尽管这种抑制剂的正向作用(癌症抑制)非常,但是却因为身上的丑闻使得研究者“唯恐避之而不及”。

  “没有人愿意撤稿,但当必须的时候,一定要撤回。那是我们的责任。”霍顿说,包括人员架构、审稿流程在内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杂志稿件的质量服务,可以说“质量是一切”。

  霍顿介绍,编辑和审稿人共同《柳叶刀》刊载论文的质量。“我们的编辑对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我们的审稿人来自全世界,能够给出专业的意见和尖锐的观点。”

  无论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哪些风波,在中国学术论文无论从数量还是上,近些年都有不错的表现。

  霍顿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出发感受到这一点,他说,2015年开始与中国医学科学院举办医学会议,每年都来看中国研究的变化。他认为论坛上的讲座内容逐年进步。“刚刚在论坛上很多讲座中提到的研究界范围内也是顶级的。”霍顿说。

  从《柳叶刀》杂志接收中国论文的整体看,过去十年,中国论文的发表数量增长很快,从10年前的10名之外,到现在已经在第3名

  “而在过去的3年,质量尤其明显,很多包括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年龄组,数据调查了多样性、规范化,还有很多令人欣喜的进步。”霍顿说,过去几年,很多高水平的研究者回到中国领导。这些人回到中国工作,说明中国的研究土壤正在改变。

  “我欣喜地看到会场上有两三百位年轻人醉心,足够多人才储备是推进医学事业的基础。”霍顿说。

上一篇:海盗建立:由21个海盗建立起来的国家现在富得流油
下一篇:《網絡攻擊》新華社評論員煽起“網絡恐中”別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