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网红村”如何炼成看看浙江这些村的经验

这些“网红村”是怎么炼成的?为什么它们偏偏在浙江出现?其他村庄能参照它们的发展路径吗?

村口的古银杏高大;青源溪、天子源溪两条溪流犹如舞动的绸带,将整个村庄;爱莲堂、尚志堂、安澜桥、保安桥等古建筑地“躺”在村中各个角落。这里就是桐庐江南镇环溪村。

环溪村的改变始自2003年浙江省实施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到2010年,浙江又进一步作出推进“美丽”建设的决策。得益于财政支持,环溪村基本了全村环境的综合整治。

2012年,浙江在“美丽”建设上,全面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工作,提出将“修复优雅传统建筑、弘扬悠久传统文化、打造优美人居环境、营造悠闲方式”作为文化村落保护的方向。

环溪村90%以上的村民都姓周,是《爱莲说》作者——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后裔地,也是浙江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古村落之一。

环溪村在专家下,充分“莲文化”,将历史文化与乡村相结合,绘就出一幅布局紧凑、错落有致的“山水画”,从而每年吸引数万游客,闻名省内外。

环溪村之所以能成为“网红”,历史文化遗产起了重要作用。但是,如果没有先天的历史、人文资源,村庄发展?富阳东梓关村“另辟蹊径”,找到了出路。

2016年前,在浙江近2.8万个村庄中,东梓关村名不见经传,沉默而又普通。甚至由于的审美缺失,导致房屋风格无章,欧式巴洛克,美式小清新,伊比利亚田园牧歌,地中海风情,东欧城堡风等等等都会油菜花田旁边。

但就在2017年春节,村庄在一块新的用地上新规划一片住宅,并邀请师孟凡浩团队入驻进行。一年过去,已故画家吴冠中笔下的江南粉墙黛瓦的水墨画卷在这里“实体化”。难得的是,新房子在功能上尽量了村民的需求,户型面积在290平方到340平方不等,每栋价格为40万左右,在设计和形态上,又梳理补充了浙派建筑的脉络。

成了“网红”的东梓关村,没有停下脚步。当地意识到,短暂的人气不能地推动发展,村庄有差异化的产业作支撑。今年6月,富阳与开元旅业集团框架协议,以东梓关古村落为核心,依托休闲度假中医养生,打造富春山居田园综合体。9月29日10月7日,东梓关村将在近10天的时间里,开展一系列包括富春十二鲜评选、江鲜第一锅开锅等满载特色文化的活动。绿水青山的生态之美与乡愁记忆的人文之美交织,正散发出不同于城市的别样吸引力。

在“网红村”地图上,义乌何思路村的发展之路尤其“草根”,也十分值得借鉴。该村坐落于义乌西部,要产业没产业,要资源没资源。2008年,村两委班子开动,抓住特色农业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着力打造义乌首个“花海”。

发展的过程中,何斯路村里邀请了专家评估村里的生态资源,把村民房前屋后的菜地、池塘、山坡地等折合成股份,以原始股方式入股村集体经济组织——“何斯路公司”,让每一位村民都成为股东,极大调动了村民的发展。薰衣草花开季节,何斯路村一天涌入的游客数量达到近万人次。

如今,一炮而红的何斯路村正在进行转型升级,改变花海经济模式,打造集休闲农业、生态旅游、文化生活于一体的农村产业集群。

松阳县自然环境保护,50多个国家级传统古村落得以完整了下来。当地利用网络,打破“信息孤岛”,定期古村落美景,不断输出优美的风景和特色的美食,在虚拟世界点燃人们对于生活的美好。

位于四都乡的西坑村就是一例。九山半水半分田,四面环山,海拔700多米的西坑村,古村民宅特色浓郁。许多摄影爱好者被深深吸引,慕名而至。以该村为背景拍摄的照片先后获全国奖项的达数10幅,西坑村也有了“中国最优美的小山村”的美称,从无人问津的衰败小村变成人们的梦想。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每年有超过50万的学生和摄影爱好者到松阳进行。

当然,“网红”虽好,却不常有。“网红村”的出现,有因缘际会,也有后天努力。

当下,发展成为实现振兴的一个重要途径。每个村庄的情况不同,无可照搬的样本,必须因地制宜、勇于尝试、大胆。先问问“我们村有什么”“市场要什么”“我们村有的,别的村有吗”……只有弄清这些问题,才能抓准乡村的“牛鼻子”。

有些村,不善于特色资源,看人家搞什么自己也搞什么,最后事倍功半。有些村,追求生活,用千篇一律的建筑,遮盖了原有的“泥土味”,让人失望而归。有些村,发展,产品形式、缺乏新意,游客来了一次不想再去,没有市场竞争力,也不可持续。

因此,乡村不妨在农村的天然优势上多想想,在民俗、土特产、农事、建筑和美食等产业发展方面动动脑子,在养生、采摘、文体、研学、手工等方面做做文章,不断、不断深挖、不断,打造多元化、个性化、特色化的村庄。

上一篇:《模仿段子》现在的微商不得了不仅得会卖衣服还得会玩短视频
下一篇:《網絡攻擊》新華社評論員煽起“網絡恐中”別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