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检监察报少数争上位保官位不择手段

  “仕途钻刺要精工,京信常通,炭敬常丰。莫谈时事逞英雄,一味圆融,一味谦恭。大臣经济在从容,莫显奇功,莫说精忠,万般人事要朦胧,驳也无庸,议也无庸。”清人所作的这首《一剪梅》,将混迹官场、玩弄的“官油子”形象勾勒得惟妙惟肖,同时也生动出当时官场的“怪现状”。其中,无论是“钻刺要精工”“人事要朦胧”,还是“圆融”“谦恭”不“驳”不“议”,都是所谓“官场术”的套路。

  所谓“官场术”,往往被用来泛指为了混入官场、混好官场而采取的种种手段和策略。作为一种与关系学、厚黑学、潜规则并列的庸俗政治文化,“官场术”并非某个时代、某个国家所独有,古今中外皆不乏其身影。从中国古代典籍中某些诡道诈术,到二十四史“相斫书”中的尔虞我诈,从官场小说、宫斗剧中的“上位”秘诀,到热播美剧《纸牌屋》里的党同伐异,“官场术”对人心、对政治、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可见一斑。

  近年来,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持续深入,党内政治生活日益严肃,党内政治生态得到净化,一度甚嚣尘上的庸俗政治文化被清风正气大力涤荡,留给“官油子”们闪转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然而,从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党员干部违纪典型案例来看,仍有少数人对中央三令五申无动于衷,痴迷于权谋诡诈之术,为了争上位、保官位不择手段。有的自诩“做局高手”,搞权谋、耍手腕,勾心斗角、匿名诬告,把所在部门单位搞得乌烟瘴气;有的为人“刀切豆腐两面光”,其实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十足“笑面虎”;有的认为“最大的法就是领导的看法”,巧舌如簧、见风使舵,日常都下在溜须拍马博欢心上;有的主张“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平时装聋作哑和稀泥,治下大乱还自顾自当“太平官”……

  可知,虽然“官场术”的表现不一而足,但说到底都是官迷心窍、“官念”作祟,其目的乎求官、做官和升官,其手段跳不出钻营、权谋和贪贿,既不光明、合规合法,也有违政德。试看,奉“官场术”为圭臬的都是哪些人?能力、德不配位者有之,得官不正、心存歪念者有之,眼馋心贪、得陇望蜀者有之,立场不坚、定力不强者有之,人浮于事、庸碌无为者有之,总之都是自认为走正途、凭实力“混不好”的,依靠、做老实人会“吃亏”的,才会挖空心思走偏门、找“捷径”。“官场术”是不健康政治文化的暗流,如果不能遏制,让蝇营狗苟之辈得了好处,极易形成“破窗效应”,败坏政治生态,甚至造成逆淘汰的恶性循环。

  让“官场术”失去市场,要从教育党员干部树立的权力观开始,搞清楚“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这一根本立场问题,倡导和弘扬老实、光明、公道、实事求是、艰苦、清正廉洁等积极正向的价值观,用光明黑暗,从根源上铲除官场术生存的土壤。要通过组织人事制度,畅通干部正常任用机制,树立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鲜明导向,让有为才有位、“官油子”迟早丢位子成为共识和常识,旁门左道自然无人问津。对于执迷不悟、依然故我之人,则需要高扬党规党纪之鞭,让不守规矩者受到惩戒,让蠢蠢欲动者受到警示。

  为政有法度,莫耍“官场术”。这句话,是劝诫,是警醒,更应当成为党员干部对自己的鞭策。(闫鸣)

上一篇:煤电博弈进入定调关键期
下一篇:《道场出来》女孩被掐脖子拖进绿化带从天而降空手道冠军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