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西路军》走出尘封的历史陈昌浩与西路军

  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静宁先后会师,庄严长征胜利。

  11月8日,党中央新的战略:以三个方面军的主力东渡黄河入晋,寻求对日作战;要求按党中央电示于10月下旬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的陈昌浩、徐向前所率领的红四方面军第五、九、三十军共2万多人组成西路军,准备用一年时间在河西创立地、直接打通与苏联的通道的任务。10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正式命令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批准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为主席,徐向前、曾传六、李特等为委员。西路军由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下辖第五军(军长董振堂、政委黄超),第九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松),第三十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11月11日,西路军正式成立。

  成立的西路军主力迅速向西挺进。11月中旬,红九军在古浪遭敌围攻,毙伤敌两千多人,以牺牲两千多人的代价占领古浪,继而在攻取永昌等地时,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电示西路军领导人:在永昌等地创立的根据地,坚决东进的回旋余地。西路军攻占永昌等地后,全部河西走廊蜂腰地区迎战敌人。

  在接下来的20天中,西路军数次与马步青、马步芳部激战。由于战线过长、兵力分散、补给困难,虽连续将进攻之敌击溃且歼敌8000多人,但西路军自身人员已减至15000人左右,陷入被动。西路军在与“二马”激战中,陈昌浩、徐向前进入新组建的中央军事委员会,被列入包括毛泽东等在内的23位委员名单中。西安事变解决后,中央军委于12月24日电示西路军“以东进为有利”。30日,西路军第五军攻占高台,守敌1400多人全部。总指挥部和第九、三十军于是日到达临泽地区。这时,以毛泽东等7人组成的中央军委主席团电示西路军:即在高台、临泽地区集结,暂时勿再西进。遵照军委主席团命令,西路军暂驻高台、临泽,待命前进。

  1937年1月中旬,敌人兵力围攻驻高台的红五军。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红五军遭遇。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以下3000多人大部分牺牲。高台被敌占据后,西路军14000多人全部于倪家营子西北的43个村屯,受到数万敌人,处于相当的境地。16日,中央军委电示西路军:同意休整一个时期,集中力量向东打,尔后一部西进。处险境中的西路军未及休整,决定21日突围东返。

  1月下旬至2月中旬,敌人向西路军猛攻。在极端中西路军将士在陈昌浩、徐向前等指挥下与敌苦战,毙、伤敌万余人,自己的伤亡也很大,此时的兵力已不足万人,伤病员占三分之一。在处境十分的2月13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致电党中央:“我们详细及根据百余日苦战的教训,认为四军、三十一军此时不能建制夹击二马,则西路军无法完成西进任务。决心在甘州、抚高地区乘机击敌,俟天气稍暖即转到西宁、大通一带活动。因拼战而不能战胜敌人,持久实为不利也。”17日,党中央复电陈昌浩、徐向前,不同意西路军出青海大道的意见。还指出:“你们对过去所犯的政治错误,究竟有何种程度的认识?何种程度的自我批评与何种程度的转变呢?我们认为,你们今后的胜利与对过去政治错误的正确与彻底是有关系的,你们认为是否如此呢?”这个电文把西路军当时的行动方针与历史上的政治路线问题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西路军接到党中央执行东进计划,争取春暖后向肃州、安西行动的电令后,于2月21日突围东返。马步芳率兵追击,西路军杀回马枪击溃骑兵旅、全歼宪兵团。因东进无上级明令指示,西路军领导人改变,26日率部重返倪家营子。党中央及中央军委致电重返倪家营子的西路军:“望全体指战员,坚持党和红军的光荣,奋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滴血,绝境中求胜利,全党和全体红军誓为你们的后盾。”返回倪家营子的西路军,继续同敌人拼搏,损失。陈昌浩、徐向前致告急电汇报西路军的险恶处境,在表示“战至最后一滴血”决心的同时,恳请中央抽调“八个足团、一两千骑”驰援。党中央、中央军委获悉西路军危急,电示西路军固守15天,中央将用各种方法。中央用政治谈判,试图缓解敌之攻击态势。一面于28日组成红四、二十八、三十一、三十三军在内的援西军,在司令员刘伯承、政委张浩率领下日夜兼程西进。3月中旬,援西军抵达镇原、平凉地区。此时,西路军于3月12日在梨园口失败,不满三千人的部队被迫退入祁连山。获悉此情况的援西军,停止。

  3月14日,在陈昌浩提议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祁连山脚下康龙寺召开会议。会议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任书记、李先念统一军事,主要陈昌浩、徐向前回陕甘宁根据地向中央情况。根据部署,西路军余部2000多人分组3个支队,分散祁连山打游击。不久,王树声、张荣所率两个支队遭失败,部分人员分散陕北。由李先念、程世才率领的支队同中央联系,经过30多天艰苦转战,保存的七八百人4月25日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5月1日,陈云等到星星峡代表党中央西路军。5月7日,陈云、滕代远、李先念、李卓然率西路军400余人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

  西路军在甘肃西部奋战4个多月,同敌人了数十次艰苦、险恶、英勇的斗争,共歼敌二万五千余人,给马家军阀以沉重,在战略上起到了策应河东红军和友军的作用。

上一篇:《钙含量》靠噱头上位的“超级食物”还有它们
下一篇:《中国人》[原创]请告诉我“瑞典游客事”和“霸座男女事”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