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女人的终极感

蛙鸣漫上来我的鞋底还有没有磕出的幸福这幸福是一个俗气的农妇怀抱的新麦的味道忍冬花的味道和睡衣上残留的阳光的味道很久没有人来叩我的门啦小径残红堆积我悄无声息地落在世界上也将悄无声息地隐匿于万物间但悲伤如此可贵:你确定我的存在才肯给予,同情,爱恨和离别而此刻夜来香的味道穿过窗棂门口的虫鸣高高低低我曾经与多少人遇见过在没有伴侣的人世里我是如此丰盈比一片麦子沉重我只是低着头接受的照耀有书

余秀华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江湖侠女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

别人都穿戴、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

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伤痕。

2014年10月,余秀华写出了诗歌《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当人们带着轻慢和鄙夷的态度阅读完全诗的时候,却发现尘封的情感被重新打开,余秀华因此走红。

但另一首诗歌,更能代表余秀华的传奇,那就是《日记,我仅仅存在于此》。

“我的鞋底还有没有磕出的幸福,这幸福是一个俗气的农妇怀抱的。”

余秀华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生活在湖北一个普通的村子里。但是她又是不普通的,她成为了一位红遍大江南的诗人。

余秀华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所以,余秀华6岁才学会走路。

家人先是给她做了学步车,后来又换成拐棍,再后来终于摇摇晃晃地走路了。

高中毕业后,行动、口齿不清的她只能赋闲在家。那时的她还没有写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她很想给自己谋个生路。

因为的不便,她想到了乞讨这个方法。她去荆门市,拿着一个破碗,去观察别的乞讨者是怎么行乞的。

即使是这样悲情的情况下,她也没有放弃自我成长。她选择了诗歌作为行走在这人世间的拐杖。

“但悲伤如此可贵:你确定我的存在。才肯给予,同情,爱恨和离别”

余秀华曾在微博上说:我总是走路摔倒,但是想想大街上都是正常人,就我一个正经人,摔倒可以爬起来,怕屁!

只要不怕摔倒,不放弃自我增值,无论多久的时间,世界总会将我们的努力回赠给我们。

“新麦的味道,忍冬花的味道,和睡衣上残留的阳光的味道。很久没有人来叩我的门啦!”

余秀华19岁时辍学,母亲做主,在非自由情况下嫁给了比她大12岁的尹世平。

尹世平是上门女婿,住在余秀华家里。外出打工时,两人相安无事,回家两人就分房住,因为只要在一个房间,必定。

和丈夫挣扎度过的二十年里,丈夫的抱怨和家暴,都没有让余秀华放弃自我增值,她认定的诗歌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世界。

终于,在众人的惊讶下,她成为2015年中国最有名的诗人,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而成名对于的余秀华来说,就是有钱把婚离了!

没有人赞同余秀华离婚,那个小村子的人都认为,余秀华这样的条件,有人要就不错了,娶她的人怎么都是吃亏的。哪怕余秀华已经成了一位有名的诗人。

甚至余秀华的母亲也觉得尹世平是委屈的,她“威胁”余秀华:“我现在都得了癌症,你还让我伤心。”

丈夫尹世平也不同意,说余秀华出名了就想把自己甩了。余秀华找了很多做思想,丈夫才答应,但条件却是要一笔所谓的“分手费”。

虽然很不合理,但余秀华还是分了一半钱给他,给他盖了一座房子,让他离婚后有地方住。

“我不给他钱,他和我离婚了,就没地方去了,不能还住在我家里呀。”

若不是因为写诗、出书受到关注,余秀华依然是乡间一个默默无闻的农妇,这婚还能离得成吗?

“在没有伴侣的人世里,我是如此丰盈,比一片麦子沉重,但是我只是低着头。接受的照耀。”

“我写诗是一件励志的事情,我还要再做一件励志的事情给你们看。我很骄傲。”

余秀华诗中的婚姻,没有低眉,没有妥协,即使在丈夫扯着她的头发撞向墙的时候。

“喜欢没有错,结婚也没有错,但是不能把婚姻当成了自己的归宿。我们可以爱,可以无私奉献,但是不能在退的时候无路可退。”

谋爱和谋生,同等,两者缺一不可,千万不要只是勇敢去爱,还要知道的退路在哪里。

“小径残红堆积,我悄无声息地落在世界上,也将悄无声息地,隐匿于万物间。”

“我很少读文学,2006年以后,我才开始在手机上看到更多的名著,但是在读它们之前,我就知道写作了。”

对于脑瘫患者,写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非常的,它需要余秀华用最大的力气保持平衡,并用最大力气左手压住右腕,才能把一个字扭扭曲曲地写出来。

她生命的大部分,都住在一栋砖房农舍里,门前是大树,周围是麦田。

在房子旁的阴影里,余秀华努力着颤抖的身体,在一张低矮的桌子上写作。

一个普通的夜晚,来自民间的《诗刊》编辑刘年,在网上发现了余秀华的博客。余秀华的诗让他精神,在留言后没有回复的情况下,连夜选起了诗。。。。。。

终于,在2014年9月,《诗刊》“双子星座”栏目,刊发了余秀华的一组诗;11月10日,公众号“诗刊社”,发布《摇摇晃晃的人间:一位脑瘫患者的诗》一文;

12月17日,余秀华赴中国人民大学举办小型非个人会;12月22日,《人民日报》刊发“诗里诗外余秀华”专题。

2015年1月13日,旅美学者沈睿发表博文《什么是诗歌?余秀华——这让我彻夜不眠的诗人》,称其为“中国的狄金森”。

2016年5月15日,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我们爱过又忘记》在北京单向空间首发。民谣歌手马頔、蒋山赶来助阵。

2016年11月1日,在湘阴县举行的我国第三届“农民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余秀华获得了“农民文学奖”特别奖,并获得了十万元奖金和诗一样的颁奖词。

2017年1月18日,首届“金蜘蛛奖”颁奖盛典举行,余秀华凭借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走红网络,成为20世90年代唯一一个诗集超过10万册销量的现象级“网红女诗人”。

余秀华成功了,在这摇摇晃晃的人间,她成了以诗歌为拐杖的独行侠。虽生来有缺陷,却从不下跪。

“我一直是一个不安静的人,不甘心这样的命运,也做不到逆来顺受。我认真活着,认真出来的光泽洒在诗歌上面。”

余秀华的这41年里,体验了各种滋味。面对的不公,她没有自暴自弃,更没有报复,而是坚持在自我增值的道路上,让命运对她肃然起敬。

只有的增值,才能让自己的日子变得芬芳,像种子一样,哪怕有泥土重压和冷水浸泡,也要吐一吐志向。

无论是谁,自己给了自己的安全感,即使波涛拍岸,也能潇洒走一回。

上一篇:留守儿童:留守儿童与网游教育社会学视野下的留守儿童与网络游戏
下一篇:《中国人》[原创]请告诉我“瑞典游客事”和“霸座男女事”有何区别